水果芋圆捞

望你满身星辉。

【巍面】伪装五

  ♚ooc勿喷


  


  ♚私设如山


  


  ♚沙雕搞笑风


  


  


  


  


  


  沈夜的反抗被沈巍强制镇压。


  


  他被沈巍压倒在沙发上,漂亮的蓝色裙子在挣扎中往上翻卷了一些,露出了白生生的大腿,奶奶灰的长发垂落一地,看起来脆弱又凄美。


  


  如果忽略他伸脚踹向沈巍不可言说的部位时的凶残的话,他的确看起来非常的不妙。


  


  沈巍一只手抓着他的两手腕,两腿压制住沈夜乱动的双腿,一手摸索着去找他身上裙子的拉链。


  


  这动作在不清楚真相的人眼里看来,实在是糟糕透了,简直像是欲求不满的男人狂性大发欲对无助柔弱的美貌少女做什么一样。


  


  赵云澜闯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沈巍欲对人行不轨之事的画面。


  


  大概是那奶奶灰长发散在沙发上的样子太过好看,也大概是沈夜通红的眼眶让他心生怜悯,总之,他抓住了沈巍的一只手,硬生生把人从沈夜身上拽了下来。


  


  沈巍被好友从沈夜身上拽下来的时候,还在苦恼地思考这条裙子到底怎么解开。


  


  虽说他也不是没看过那些裙子,但是他的确是不知道那些繁复精美的裙子到底要怎么穿又要怎么脱,毕竟他活了十几年,除了小时候那简单的一套头就能穿的裙子,他还真没接触过别的裙子。


  


  导致他在解沈夜衣服上浪费了不少时间,这会赵云澜也在,他肯定是不会在赵云澜面前脱沈夜的衣服的,就算沈夜是男孩子,他也不会让赵云澜看光他弟弟的。


  


  清楚地知道赵云澜有多不靠谱的沈巍,在想到这一点之后,瞬间挪了两步挡住了赵云澜看向沈夜的目光。


  


  “云澜,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好在他耐心挺足,现在也能忍下直接把赵云澜轰走查看弟弟情况的迫切之心,只想赶紧把赵云澜糊弄过去,顺便隔离一下这个禽兽,以防他教坏他的小团子。


  


  “没,这不是中午了吗,我这不是来蹭个饭吗。”


  


  赵云澜挠挠头,眼睛不住地往沈夜那边飘,可惜被沈巍挡了个大半,他只能看到一点柔顺的奶奶灰的长发,和蓝色的裙摆。


  


  只这一点都足够他浮想联翩了,好在他还记得朋友妻不可欺,抑制住开口询问小美人的冲动。


  


  “我们刚刚已经吃过了,你来晚了一步。”


  


  沈巍推了推有些滑落的眼镜,笑着回他。


  


  言下之意,不就是你自己赶紧出去找点吃的,别在这妨碍他了。


  


  “唉行行行,不耽误你,没想到沈巍有一天也会见色忘友啊。”


  


  赵云澜摸着脖子感慨了一下,瞬间跑走,沈巍被他那个“见色忘友”给惊了一下,反应过来好友误会了之后,赵云澜早就跑没影了。


  


  他扭头看着瞪着他的沈夜,少见地有些头疼。


  


  这个裙子……到底怎么脱?


  


  


  


  

  


  ————


  沈巍:难搞,这裙子我不会脱。


  


  被吃了半天豆腐的沈夜:呵。: )


  


  


  

  


【巍面】伪装四

  ♚ooc勿喷


  


  ♚私设如山


  


  ♚沙雕搞笑风


  


  


  


  


  


  沈夜看着沈巍一脸茫然,他也茫然了。


  


  “我的姐姐,就是沈巍。”


  


  他看到对面所谓兄长的表情更奇怪了,沈巍把手里的筷子放下,看着软软白白的妹妹,肯定地回答他。


  


  “我就是沈巍,从始至终。”


  


  沈夜茫然地眨眨眼,下意识低头瞥了眼自己的裙子,又看了看对方正经到扣到最上方的纽扣,疑惑地问他。


  


  “小时候抱着我的,不是女孩子吗?”


  


  沈巍也看了眼他淡蓝色的裙子,很是不解。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沈夜五指成梳抓着自己的头发向后拢去,奶奶灰的长发在空气中划出一个柔软的弧度,在他松手的瞬间他的头发又软软地回归原位。


  


  “因为小时候,你是长发啊。”


  


  沈巍的脸上出现一种类似窘迫的不自在,他推了推眼镜,声音也低了下来。


  


  “那是因为……小时候没有钱剪头发。”


  


  他又下意识推了推眼镜,看着弟弟,略有些不好意思。


  


  “并且,让别人以为我是女孩子,我能要到更多食物。”


  


  那是一种在困境下求生的本能,他饥饿的胃和瘦小的弟弟迫使他必须这么去做,伪装成女孩子的样子能使他利益最大化,他为什么不去做?


  


  然而弟弟误解他是女孩子倒是他没有想到的,并且,他又看了看他不知道称之为妹妹还是弟弟好的,长大的小团子,他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个瘦瘦小小的弟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虽然他那个时候自己也不太清楚男女之间的差别,但是他知道,瘦小的,营养不良的女童约等于弱小,大家不会对比自己弱小的生物产生警惕之心。


  


  但是男童,有一些男童意外的能爆发出一股不弱的力量呢。


  


  正是因为本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没有告诉弟弟他们都是男性,或者说,他自然地以为弟弟应该知道——他们都是男性,无论他们穿着什么,怎么打扮。


  


  可事实上,他突然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的盲区。


  


  在弟弟与他走散之前,他一直呆在那个破旧的小屋里,从没有接触过除了他以外的人,除了他,也不会有人来教导他这些常识。


  


  而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些知识弟弟会懂,不需要教。


  


  他小时候带回来的衣服也是偏向于女性化的,在弟弟走失的这么一段时间里,他可能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是个女性。


  


  沈巍一手抚额,看着他睁着无辜的眼睛看着他的穿着女性服饰的所谓弟弟——他现在需要确认一下,他的小团子,究竟是彻底的女性,还是想当然地那么以为的。


  


  至于看过之后怎么办——


  


  他下意识地忽视了这个问题。


  


  他冲着精致甜美的少女,或者说少年,沉声开口,“我想我需要你脱一下衣服,确认一件事。”


  


  


  


  


  


  ————


  


  沈巍:脱衣服。: )


  


  沈夜:……???


  


  ————


  沈巍脑补过度,大家不要理他。: )


  


  看到有人问我灵感来源,是因为我一个朋友说想看朱先生女装。: )


  


  至于上一章有人说沈巍这么轻易接受了变性——


  


  事实上他还在恍惚中,找了十几年的血缘突然出现,他现在还处在一个天上掉馅饼的惊喜和不知所措中,就算是感到不解奇怪也暂时顾不上那么多。


  


  至于沈巍叫沈夜妹妹,他为何不反驳。


  


  沈夜是知道他自己是男性的,但是他现在是做为他“姐姐”来活着的,在他的意识里,他姐姐是女性,他甚至把性别那一栏改成了女性,他想做为女性活着。


  


  这样一来,他当然不会反驳,甚至觉得理所当然,后期会换回男装。


  


  以及,这是个沙雕搞笑文,不要太过考究,要是一个一个找bug那可能找不完。


  


  当然有什么疑问可以提,我尽量解答。


  


  以上,感谢喜欢。


【巍面】伪装三

  ♚ooc勿喷


  


  ♚私设如山


  


  ♚沙雕搞笑风


  


  


  


  


  


  沈巍的家就是一个普通的两室一厅。


  


  原本属于弟弟的那间房装修简单,他当初认为男孩子不会太在意装修是否精致,现下却领回来了个妹妹,妹妹娇娇软软的,怎么能跟弟弟一样养呢。


  


  然而他也的确没有照顾女孩子的经验,活了十八年,一直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打架斗殴染发早恋,这些明令禁止的东西,他很明显是不会去碰的。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他的妹妹很明显是一位叛逆少女,一头奶奶灰的长发在他看来简直不成体统,但是女孩子又不能像男孩子那样直接训斥,他唯恐伤到妹妹幼小的心灵,只能委婉试探妹妹的态度。


  


  “妹妹的头发……很好看。”


  


  沈夜很明显很喜欢自己这一头奶奶灰的长发,当初店主忽悠他染头发的时候他也仔细看过了,没有哪一个颜色比奶奶灰更适合他了,自从染了这头奶奶灰的长发,他甚至收了好几个小弟。


  


  虽然他的小弟是凭借他的武力值收服的,跟这头奶奶灰的长发并没有任何关系。


  


  沈夜听到沈巍夸他头发好看,美滋滋的摸了摸垂下的长发,看向沈巍的目光更加柔和。


  


  不愧是他的兄长,果然跟他想的一样,就连审美都相同。


  


  沈巍不知道他因为夸赞妹妹的头发好看,悄无声息地拉近了与妹妹之间的距离,成功在妹妹的心间更进一步。


  


  虽然沈夜贸然跟沈巍回了家,但他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准备,他本就是报了名之后,在学校门口遇到的沈巍,此刻还背着他的小包,倒也省了收拾东西的不便。


  


  他窝在沈巍家的布艺沙发上,喝着沈巍刚端过来的橙汁,听着沈巍在厨房做饭的动静,恍然间也有了家的感觉。


  


  想他平时吐槽小跟班看的电视剧如此狗血,但细细想来,他的人生不是更狗血吗。


  


  简直像是一场闹剧一样,甚至他有时候会恍惚,他真的是真实存在的人吗?


  


  他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沈巍做饭,沈巍看起来十分的熟练,倒也不难想象他一个人是如何好好活到这么大的。


  


  他拥有能够照顾自己的能力,对他来说,有没有沈夜这个人,应该也不是很重要吧。


  


  此刻就更加展现出兄长与姐姐的不同,如果姐姐没有死,如果找到他的是姐姐,他现在应该会被姐姐搂进怀里好好安慰吧。


  


  他这么一通胡思乱想把自己想的越来越难受,等到沈巍做好了饭菜端过来的时候,看到妹妹瞪着他的眼睛,以为妹妹等的太饿了,对于让妹妹久等这件事还略有些不好意思。


  


  等两个人坐在饭桌上安静吃了一阵之后,沈夜越想越难过,安静的氛围很明显非常适合他胡思乱想,终于憋不住停下了筷子,眼睛不知是不是被灯光照的,沈巍觉得他眼里像含着泪一样。


  


  他听到沈夜问他,“姐姐的墓地在哪?”


  


  沈巍被他问的一脸懵,哪儿来的姐姐?


  


  


  


  


  ————


  


  沈巍: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外面有狗了?姐姐是谁?: )


  


  沈夜:这个男人有没有我都一样,想姐姐。: (


  


  


  


  


  


  


【巍面】伪装二

  ♚ooc勿喷


  


  ♚私设如山


  


  ♚沙雕搞笑风


  


  


  


  


  


  见到他的那一瞬间,沈夜几乎要落下泪来。


  


  短短的头发,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眼镜后的眼睛还像是记忆中的那样,看到他的时候,柔软的、温暖的不可思议。


  


  只是眼下的青黑暴露了他大概很累的事实。


  


  太像了,怎么能跟姐姐那么像呢。


  


  这个,与他长相相似的男人。


  


  他甚至有些冲动地上前,抓住了他还有着皂角香味的衬衫。


  


  沈巍原本平整的衬衫被扯皱,他并没有去管变得皱巴巴的衬衫,而是失神的看着与他长相如此相似的沈夜。


  


  就像是弟弟来找他了一样。


  


  然而视线触及到沈夜因中二病染成的奶奶灰的长发,略有些高的衣领,胸前的布料上甚至缠绕着蕾丝,浅蓝色的裙摆刚刚及膝,被风吹起,露出一点白嫩的肉来,白色的长袜,和裙子同色系的小皮鞋,看着弟弟精致可爱的打扮,沈巍是有些茫然的。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但是,弟弟的打开方式……是不是有点不对?


  


  沈巍努力搜刮着小时候的记忆,他印象中,小团子是弟弟没错啊。


  


  他帮弟弟洗澡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他能够表明男性体征的东西。


  


  怎么多年不见,弟弟就变成了……妹妹?


  


  沈夜倒是不知道他纠结的内心,因为他此时的内心也在进行天人交战。


  


  这个男人,到底是姐姐的孩子,还是他们有一个不知名的兄长存在?


  


  理智告诉他,他姐姐只比他大了几分钟,是生不出来如此大的儿子的,然而情感上,他又不想相信除了他和姐姐外,还有一个与他们如此亲密的人。


  


  就像是,一颗小小的心,装下了全部的姐姐,却还有一个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的存在在门口敲门想要进去了。


  


  沈夜松开了手里抓着的白衬衫,沈巍却反手握住了他纤细的手腕。


  


  他努力忽略过掌心轻薄的蕾丝布料,并且努力朝着略有些抗拒地看着他的“妹妹”露出了一个柔软的笑。


  


  “妹妹?我是你的哥哥沈巍。”


  


  不需要去确定什么,只是这一模一样的面容就能够让他确定了,这的确是他的小团子没错,只是可能中途遭遇了什么事故,变性了吧。


  


  想到这里,他几乎要心疼到握不住沈夜纤细的手腕,他轻轻松松两指就能圈住的手腕,这么多年,妹妹该是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呢。


  


  “沈巍?”


  


  沈夜讶然地反问,随即,他像是想通了什么,面上的表情略微柔和了下来。


  


  这个哥哥一定是怀抱着与他相同的念头,用了姐姐的名字,来代替姐姐活下去的。


  


  沈夜这么想着,冲着他不知道的久别重逢的哥哥,露出了称得上是柔软的笑容。


  


  沈巍的一颗心几乎快被他笑化了,妹妹软软的,白白的,香香的,除了有点高,还是非常乖的。


  


  沈巍牵着他的妹妹,回了他的临时住所。


  


  


  


  


  ————


  


  沈巍:妹妹真可爱。: )


  


  沈夜: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兄长居然和他想的一样,不愧是一家人。: )


  


  


  


  


【巍面】伪装一

  ♚ooc勿喷

  

  ♚私设如山

  

   ♚沙雕搞笑风

  

  

  

  

  沈夜很小的时候,是和他的兄长相依为命的。

  

  那时候他小小的,每天一到饭点就捂着瘪瘪的小肚子可怜兮兮望着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兄长,他兄长总是出去一段时间,回来的时候,手里就会拿着食物。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靠在兄长的怀里,他的兄长总是睡的很晚,有时候他半夜醒来,他兄长还睁着眼睛望着远处出神。

  

  那个时候,他隐约记得,有很多人想要收养他们,兄长拒绝了他们,把小小的沈夜护在身后,看着那些人的目光,凶狠的像一头狼崽子。

  

  那个时候,兄长就是他的全世界。

  

  后来他走丢了,记忆太过久远,只记得兄长留着长长的头发,身体也香香软软,温温暖暖。

  

  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哪个人能够这样不计较得失地对他好,除了沈巍。

  

  那是他最眷恋的时候。

  

  后来长大了,他凭借着那一点记忆想了很久,沈巍可能是个女孩子,估计是为了当时两个人能够活下去,才不得不女扮男装,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如此男性化的名字。

  

  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因为那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了。

  

  他只要一想到姐姐如此柔弱,还不得不用那瘦弱的肩膀扛起养育他的重任,就忍不住心疼地想要落泪。

  

  为了纪念姐姐,他留长了头发,穿起了轻飘飘的小裙子,甚至性别那一栏都改成了女。

  

  这么多年下来,竟也无人发现。

  

  至于为什么是纪念,他姐姐这么久都不找过来,肯定是死了。

  

  不然的话,姐姐那么爱他,怎么会不要他呢。

  

  不然,怎么会不急切地找他呢。

  

  沈夜一直这么坚信着。

  

  他从小小的一个团子慢慢长大,过程中缺少了姐姐的陪伴,也完好无损地长大了。

  

  他甚至比普通的孩子都要优秀的多。

  

  他想,天上的姐姐看到了他这个样子,也会高兴的吧。

  

  直到上大学的时候,见到了他。

  

  

  

  

  

  ————

  沈夜:姐姐为了我,取了一个那么男性化的名字,放弃了当女孩子的权利,我真是太感动了。

  沈巍:……: )

  

  

  

【面巍】一个小段

  ♚ooc勿喷


  


  ♚灵感来源于昨天跟室友的对话


  


  


  


  


  


  


  


  沈巍垂下眼,漂亮的睫毛被灯光一照印下一小片阴影。


  


  “阿夜。”他抬眼唤他,坐在地毯上抬着头看他的时候有一种天然的委屈难过。


  


  沈夜眼皮一跳,觉得要完,沈巍这幅样子太可口了,他差点就把持不住想亲亲他的眼睛了。


  


  “我想跟你睡。”


  


  沈夜低下头看他,银灰色的长发顺着动作滑下来,虚虚拢着沈巍,看起来像是把人给牢牢禁锢住了一样。


  


  沈巍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睛里是两个小小的他,他看人的时候认真专注,好像看着他的全世界一样,眼睛亮亮的,不会让人怀疑他真的很渴望很喜欢。


  


  沈夜喉结滚动了一下,沈巍能听见他哑了嗓子,低低回了他一声。


  


  “好。”


  


  


  


  


  


  


  


  ————


  

  跟室友的对话。


  


  她:“崽崽崽,阿爸今天想跟你睡”


  


  我:“乖儿子,你是怕打雷吗”


  


  她:“屁的怕打雷,我是怕你自己一个人孤独寂寞冷!”


  


  我:“我不孤独不寂寞也不冷,谢谢关心您一路走好”


  


  她:“我错了我不该跟爸爸顶嘴让我进被窝吧”


  


  我:“老实点不好吗非跟我贫”


  


  她:“爸爸!!!”


  


  我:“来来来,别叫了爸爸在这呢”


  


  


  


【巍面】暗恋那件小事三

  ♚ooc勿喷

  

  ♚私设高中生

  

  

  

  

  

  

  

  沈巍看着弟弟似笑非笑的样子,又看看旁边女孩子惊讶的样子,镇定地伸手推了推眼镜。

  

  “碰巧而已。”

  

  沈夜点点头,伸手握住了女孩细白的手腕。

  

  “那我们就去看电影了,你慢慢喝。”

  

  很明显是敷衍的一句话,沈巍的珍珠奶茶洒了一地,他还未点新的,喝什么呢?

  

  沈巍看着沈夜,他一手捂着后颈一手拽着女孩,直接往门口走,丝毫没有一点爱护一下刚刚惊吓到的哥哥的自觉,倒是他牵着的女孩,偷偷扭头看了他一眼,又仰着头看沈夜,半响才满意的眯眼笑了起来。

  

  沈巍蹙着眉,穿着白衬衫戴着金丝眼镜,此刻落寞的样子不知道击中了多少小姑娘的心。

  

  不过他本人并没有什么自觉,或者说并不在意,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早就走了一会了,他只能匆匆结了账出了店门,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至于沈夜说的电影,不说这里到底有多少个影院,他怎么知道沈夜是不是骗他的?

  

  并不知道已经被兄长洞悉了内心想法的沈夜,真的没往电影院那边走,女孩子乖乖巧巧的,走一步跟一步,也没问沈夜要带她去哪。

  

  沈夜停下脚步,女孩子也停下来,乖乖仰着头看他。

  

  高中的时候男生和女生的身高已经表现的明显了,女孩子将将到沈夜锁骨,看他的时候还要蹬蹬往后退了两步才能看清。

  

  还没等沈夜开口,女孩就先问出声了。

  

  “你接下来要跟我分手了吗?”

  

  她圆溜溜的眼睛眨了眨,里面是纯然的疑惑。

  

  “为什么会这么想?”

  

  沈夜勾唇,一手插兜倚着墙的动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偶遇剧里面坏坏的男主,但是女孩觉得他要比那些男主好看。

  

  “因为你喜欢你哥哥呀。”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看起来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好好呀”,完全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

  

  沈夜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下意识站直了身体,看着女孩满脸的认真,他懵了一瞬。

  

  “你指的喜欢……是哪个?”

  

  

  

  ————

  你们放假了吗。

  

  

  

【巍面】暗恋那件小事二

  ♚ooc勿喷


  


  ♚私设高中生


  


  


  


  


  


  


  沈巍觉得,他活了十六年,一直光明磊落,结果在弟弟身上做了一回小人。


  


  虽然很快他就会明白,他跟君子可能挨不上边,但是他现在还是在为跟踪弟弟并且偷窥两人谈恋爱而愧疚不已。


  


  就跟他曾经设想过的一样,两个人在一家奶茶店坐下,一人一杯奶茶,就那样深情对视慢慢深入了解对方。


  


  事实上两个人一个羞涩到恨不得把自己团起来,另一个百无聊赖有一搭没一搭喝着奶茶。


  


  女孩子看起来可可爱爱的,略微有点婴儿肥,软软垂在肩上的头发显得她十分乖巧,眼睛水汪汪的,大而圆,咬着吸管喝奶茶的时候脸颊旁的软肉微微鼓起来,特别可爱。


  


  还有从见面开始就没退下去的红晕,一度让沈夜怀疑她发烧了,事实上她只是害羞而已。


  


  这一切都能表明对方看起来是个乖乖女并且不缺人追。


  


  “你怎么会想到要给我写情书呢?”


  


  对面的女孩子听着这话困惑地眨了眨眼,沈夜也学着眨了眨眼,就看到女孩子脸上的红一点点加深,沈夜怀疑对方快要过去了。


  


  他听到特别小的声音响起来,软软的,像这个人一样。


  


  “因为……你好看呀。”


  


  他索性趴在桌子上看着女孩,对方不安地眨了眨眼,也学着他趴了下来。


  


  “我哥不是跟我长的一样吗?他不好看吗?”


  


  女孩子想了想,看着她的神情就觉得她是很认真地在比对,黑水晶一样的眼睛映着灯光,好看极了。


  


  “不一样呀,你笑起来特别好看,感觉特别勾人。”


  


  她很认真地这样点评,并没有察觉到这话有些失礼,幸而沈夜也没有计较的意思。


  


  他勾唇笑了一下,看到女孩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直勾勾盯着他不放。


  


  “这样吗?”


  


  她重重的点头,下巴磕在桌子上还一手揉着下巴傻笑。


  


  “那你喜欢我吗?”


  


  沈夜这么问。


  


  刚巧觉得听不清楚两个人谈话的沈巍默默离近了一点,就听见沈夜这么问,惊得一下子站起,奶茶洒了一地。


  


  沈巍僵着身子,想跑也来不及了,两个人很有默契地转头盯着他,同时眨了眨眼。


  


  看的他心里瞬间不舒服了起来,这两个人——为什么这么有默契?


  


  然而他还没说什么,沈夜就眯着眼似笑非笑地问他,“哥哥这是改行偷窥?”


  


  


  


  ————


  午安。


【人间失格】解疑

  

  看到有小可爱说没有看懂,可惜我的文笔只能写成这个样子,所以来解释一下。

  

  正确的时间里,是夜尊在最后一步把黄泉冰锥捅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沈巍由于跟他大战力量消耗殆尽,夜尊自毁时最后坑了沈巍一把,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把沈巍带进了梦里。

  

  这一点我没有写出来,那么就等于沈巍由于不知名原因入梦,但是梦境的内容其实是沈巍自己操纵的。

  

  不然的话夜尊不会每一次拒绝他之后都会“心软”地回应他。

  

  这其实是沈巍的潜意识愿望,所以夜尊才会一而再再而三放低底线。

  

  至于最后梦境里沈巍想要拿下“犯人”夜尊,其实当时他只是怀疑,我没有明确说明夜尊就是凶手,沈巍只是在几点巧合下顺理成章地怀疑夜尊。

  

  但是这很明显对夜尊是一个伤害,想一想几个月内对你嘘寒问暖的人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下还是第一时间怀疑你,大概要气成河豚了。

  

  沈巍之所以“被迫”把冰锥捅进夜尊胸口,是因为这股力量已经困不住他了,他要醒来,就要杀了梦境的关键人物。

  

  但是这一点我也没有说明,所以你们可以把这种行为理解为梦境中夜尊的报复。

  

  夜尊从头到尾对沈巍是只有年少时那一点的憧憬和幻想,是兄弟情。

  

  沈巍被自己的幻境蒙蔽,以为自己“爱”上了夜尊,长此以往成为执念,漫长的生命中,他只能靠着梦境里的那一点可怜的回忆度过余生。

  

  算是他两次伤害的代价吧。

  

  我的文笔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很多没有写出来,导致你们没有看懂,是我的错。

  

  还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在评论区问我。

  

  因为不是正文,所以我就不打tag了。

  

【巍面】人间失格十二

  ♚ooc勿喷


  


  


  


  


  


  如果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过去,或许沈巍有一天真的能把夜尊骗到手呢。


  


  可惜从来就没有什么如果。


  


  由于夜尊住到了沈巍家,那些负责监视他的人自是都退去了,但是沈巍是要上班的,他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跟夜尊呆在一起,夜尊好像有了一段自由的时间,随他喜欢。


  


  好像是理所当然的,当特调处发现最近的几起案子很凑巧的是在夜尊无人监管的那段时间,很凑巧地是沈巍熟悉的能量波动,很凑巧的是夜尊刚好没有一个人证。


  


  没有人能证明夜尊做了,同样的也没人能证明夜尊没做。


  


  特调处的众人看着沈巍,这位大人紧蹙着眉头,周身的气压低的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也只有赵云澜能故作轻松地拍拍他的肩膀。


  


  “说不定不是那混小子做的呢,别这么紧张。”


  


  沈巍扭头看他,赵云澜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他未曾见过沈巍这般迷茫无助的样子,当初就算与夜尊开战他也是坚定不移的,然而此刻,他攥着调查结果的手太用力了,纸张发出轻微的声音,赵云澜瞄了一眼,能看到那张纸裂了个口子。


  


  “抱歉,我有些失态。”


  


  他把调查报告放在桌子上,眼镜由于低下头的动作往下滑了点,他却没有伸手去扶,他冲赵云澜点了点头,就隐了身形。


  


  他回家的时候,夜尊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看他跟着手机晃来晃去的样子,往日里他都觉得可爱,今天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他冲着夜尊走过去,一步一步走的很慢,夜尊抽空抬眼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继续专注他的游戏。


  


  “……弟弟,我们谈谈。”


  


  他说话也是艰难又压抑的,那么几个字就好像耗费了他很大的力气,他闭了闭眼,停在夜尊面前。


  


  夜尊好像是没听到一样,手里游戏不停,沈巍就站到他打完,然后看着夜尊随手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仰着头看他。


  


  这个角度看过去夜尊实在是乖巧,这一个月好吃好喝的,给夜尊养了点肉,以往沈巍总是手痒想捏捏他的脸,今天他的手动了动,却是握紧了拳。


  


  “最近发生了几起案子,至今未找到凶手,在我去上班的那一段时间……”


  


  “你想问什么?”


  


  夜尊打断了沈巍的话,他往后一仰靠在沙发上,懒散地抬眼看着沈巍,沈巍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是可以这么冷漠,就好像,他们不曾有过这一段温馨的时光一样。


  


  “是你做的吗?”


  


  沈巍紧盯着夜尊的眼睛,他们俩很久没有这样对质过了,明明好像昨天夜尊才举着黄泉冰锥迟迟不下杀手,今天他们又回到了那样两难的时候。


  


  “你既然已经有了答案,又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夜尊站起来,他们俩身高相仿,轻易就能直视对方的眼睛,沈巍感觉手上一凉,夜尊把什么东西放到了他的手上,他想低头看,却被夜尊一手拽住了头发,另一只手被夜尊带着举起来往前一送。


  


  他恍惚意识到,那是心脏的位置吧。


  


  “沈巍啊,你从未信过我。”


  


  他听见夜尊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然后一口血吐了出来,他想着,夜尊不该这么狼狈的。


  


  他伸手摸了下脸,一手的红色。


  


  他又伸手去碰倒在沙发上的夜尊,却什么也碰不到,乳白色的烟雾散开,阳光下飘飘忽忽的,只是怎么也握不住。


  


  “沈巍!沈巍!”


  


  他听见有人叫他,他迷茫地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赵云澜兴奋的脸,他恍惚地攥了攥手,感觉能量几乎消耗殆尽,他这才恍然。


  


  夜尊在最后关头,把黄泉冰锥扎进了自己的心脏了。


  


  没有他投降之后的一切了。


  


  “沈巍,你没事吧?你昏睡了三天。”


  


  “没事,就是,做了个……很长的梦。”


  


  是,梦啊。


  


  


  


  


  


  ————


  


  一切都是沈巍受伤昏迷后的梦。


  


  约等于夜尊的一切行为都是沈巍臆想出来的。


  


  以上。